有什么软件可以兑花呗·行业领袖头脑风暴:下一个五年,本土创业闪电扩张的机会在哪?

莲华李竹资讯2020-01-11 16:41:23

有什么软件可以兑花呗·行业领袖头脑风暴:下一个五年,本土创业闪电扩张的机会在哪?

有什么软件可以兑花呗,中国企业家的下一个出路和机会在哪里?硅谷流行的闪电扩张模式在中国适用吗?

领英(linkedin)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在他的新书《闪电战扩张》中提到,世界上有两个地区可能会发生闪电战扩张,一个是硅谷,另一个是中国的几个城市,包括北京、深圳和杭州。相比之下,中国的竞争更加激烈,因为这里的产品迭代速度更快,决策过程更短,人才竞争也更激烈。在这样的土壤中,更容易产生快速扩张的企业。

领英近日邀请腾讯研究院副院长程明霞、中信出版集团副总编辑朱宏、真正的基金合作伙伴戴玉森、领英中国总裁陆健进行对话,从本土创业的角度探讨中国闪电扩张的市场环境和机遇。基于他们丰富的经验和长期的行业洞察力,四位嘉宾分享了他们对未来市场趋势、典型商业案例、管理和人才战略的见解和建议。

未来五年的大趋势

程明霞:上周央行下调了审批,这意味着经济形势正在走下坡路。与此同时,互联网行业也面临转型的挑战。每个人都说消费互联网的好处已经消失,流量已经达到顶峰,人工智能还没有爆炸。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想知道,你认为未来五年的总体趋势是悲观还是乐观,我们会看到消费降级还是升级?

腾讯研究院副院长程明霞

戴玉森:关于互联网,我们看到资本供大于求的局面已经结束。在过去的20年里,互联网给中国太多的行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许多人哀叹互联网已经进入4g时代的后半期,这使得开始纯粹的互联网业务变得越来越困难。尤其是当经济环境相对平静时,绝望的扩张可能已经过去。

然而,我们认为这只是“开始的结束”,但它还不是“结束的开始”。互联网是更好地整合各种资源和信息的工具,以提高所有行业的效率。我认为许多行业的转型才刚刚开始。例如,只有大约10%到20%的日常食品、服装、住房和交通被互联网改造,包括我以前的电子商务业务,它只占中国零售国内生产总值的20%。大约80%的互联网可以改变吗?

以找餐馆为例。十年前我们有公开评论,可以在网上看到餐馆信息。但是我去餐馆后发生的事情近年来已经逐渐改变了。目前,我们可以使用互联网工具完成预订、点餐、退房,甚至点餐。现在餐馆有更多的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在运行,我们也在相关领域进行了天使之轮。虽然餐馆本身没有改变,但它的每一个部分都被互联网改变了,经营效率得到了提高。

真实基金合伙人戴玉森

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仍有许多变化在发生。总的来说,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可以提高更多模块的效率。因此,我对整体保持乐观,只是说我们可能有一些更激进的方法,一些不太稳定的商业模式将受到挑战。除了C端之外,很多企业在B端的效率仍然需要通过各种先进的工具和概念来提高,但是这种提高将会更加困难,因为它需要被钻得更深。

程明霞:我听到里德说领英的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全球劳动力流动的动态地图,这是一件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我们经常从人才流动看经济波动。例如,当经济活跃时,人们经常换工作。领英如何通过数据分析当前的经济形势,包括下一个趋势是什么?

陆健:从人才流动可以看出经济波动的特点。领英有很多关于劳动力流动的动态数据,尤其是在美国,领英每月都会发布一份劳动力报告,美国劳工部也会参考这份报告。在中国,今年5月,英国和怡安翰威特联合发布了一份报告,揭示了中国就业市场的劳动力流动趋势。报告显示,自去年以来,人才流动一直在下降,这显示出两个问题:一方面,机会正在减少;另一方面,从业者更加谨慎,不会在裸辞寻找机会。

领英中国总裁陆健

与此同时,一些领域的人才竞争仍然激烈。例如,在互联网领域,可以预测人工智能将在今年或明年投资的一批企业中产生巨大的浪潮和淘沙效应。然而,我看到更多的企业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经历了一批淘汰。这些企业的人现在正在这个行业寻找新的机会,我相信对人才的竞争将是激烈的。

程明霞:如果领英通过数据分析经济形势,它还能从阅读书目的角度看到一些变化吗?

朱红:从图书市场的角度来看,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些趋势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在2014年“双重创新”热潮之后,在创业和创新领域出版的书籍,如《从0到1》,一直在公众名单的首位。近年来,与创业和创新概念相关的书籍数量实际上已经减少。相反,关于如何做生意、如何做销售、如何回归商业常识和关注管理本质的书籍受到了更多的关注。

中信出版集团副总编辑朱红

中国“闪电战扩张”的机遇

程明霞:是的,从扩张到精细管理。让我们再次关注中国市场。里德·霍夫曼非常了解美国市场。同时,他经常来中国分享和交流。他似乎是领英领导团队中最热爱中国的人之一。在书中,他还列举了许多中国企业的例子。当我们对平台企业进行大量研究时,我们发现中国的平台非常有趣。我们将它们分为慢速平台和快速平台。许多平台在变得更快后会突然面临资本崩溃。为什么中国一些相当激进的平台突然崩溃了?

戴玉森:这是因为企业需要在早期找到增长模式。我们也经历了一个企业快速增长的时期,例如,我们花了4年时间从00亿到100亿,中国的补贴比美国的补贴更普遍。然而,当一个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它必须找到一个壕沟模型来应对补贴停止和用户减少的情况。

有四种模式:网络效应、规模经济、强势品牌和高用户转移成本。尽管一些公司的规模已经扩大,但它们还没有成为真正的护城河。如果一个企业想继续补贴用户,用户就不会流失。这实际上是护城河的糟糕表现。一条好的护城河,比如微信,即使是收款的用户也可能使用。这是一条坚固的护城河。

随着互联网进入下半年,企业将从增长模式中寻找壕沟。如果一家公司不能继续发展,那它就不是一家初创公司,而是一家企业。在依靠时代红利的过程中,企业家应该及时换挡。例如,微信的奖金被依赖了很多努力,但它及时实现了网络效应。这是典型的护城河模型。因此,从增长模式转换到壕沟模式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一直停留在增长模式,你将继续烧钱。早期企业应抓住时代的转折点。增长往往取决于股息。当红利到来时,能抓住红利的企业家就能抓住机会。然而,企业家需要多想想,知道护城河在哪里。

陆健:宇森说,这些飞速发展的公司需要一条护城河。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首先从0扩展到1,然后从1扩展到高速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从0到1这个阶段最重要的事情实际上是里德霍夫曼在他的书中所说的。在这个阶段,应该完善一套实用的商业模式。

我在中国看到,许多企业都在快速增长,当它们没有从0到1完成时,会想到1000或10000家企业,因为如果它们不这样做,市场将会被淹没。但如果你回头看看里德·霍夫曼的书,他提到中国有两个闪电扩张的例子,一个是微信,另一个是小米。谈到这两家公司,我认为小米和微信都证明了它们的商业模式是盈利的,以实现可持续的高速增长,这一点非常重要。

朱宏:里德·霍夫曼在他的《闪电战扩张》一书中提到,所谓闪电战扩张到底是什么?表面上,我们理解闪电扩张是以效率为代价追求速度,消耗更多的钱,但这是一个误解。里德·霍夫曼用非常详细的模型描述了整个理论。

首先,什么时候需要进行闪电扩张?面对不确定的市场环境,企业必须在市场中占有优势。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就没有优势,有必要选择闪电扩张。同时,你的商业模式应该足够清晰,市场规模应该足够大,产品与市场的匹配度应该非常高,毛利水平应该足够健康,才能进行闪电式扩张。这里应该强调的是,毛利是非常重要的,不能总是用负利润来做。里德强调闪电扩张是一个高风险模型,只有在评估合适的时候才能进行。在短期扩张阶段,可能会采取一些反常识的行动,但在下一阶段,常识会在再次增长时得到恢复。

这本书提到了一个从海盗到海军的概念。扩展时,您的演奏风格灵活多变。你可能需要违反规则和常识。但是在稳定的阶段,你需要做的是保卫并成为正规军。此时,你必须遵守规则,回到商业常识,然后才能继续发展。否则,整个模型将崩溃。

适合初创企业的管理模式

程明霞:我看到领英的全球CEO杰夫·韦纳(Jeff Weiner)在管理方面有着特殊的经验,提出了许多独到而有启发性的想法。然而,在中国,许多初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来自技术背景。有时创始人会寻找某人,或者更关注他所在领域的技术。例如,一家寻找首席执行官的人工智能技术公司可能仍然在寻找更擅长人工智能技术的人。我还看到许多投资者说,他们更关注创始人的创造力和想法,而不是管理层的成长。你认为创始人的管理能力如何?

陆健:在我的技术生涯中,我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想做综合管理。我原本以为首席技术官是沿着技术路线走在前列的人。我这么做已经很多年了。但在领英之前,我有一份类似首席执行官的工作。在此过程中,我接触了许多企业战略,并与首席执行官合作。因此,我觉得在一定程度上,我已经做好了管理的准备。

有些人问我这种转变是如何发生的,主要是因为我的角色发生了变化。我开始意识到,当我是一名技术专家时,我曾经专注于技术。我认为改变世界取决于技术。但在初创企业和其他一些公司工作后,我逐渐意识到还有许多其他事情比技术更重要。

一些初创公司已经到了一定阶段,它们的创始人正面临所谓的“退出”。在某些情况下,可以说创始人没有和公司一起成长,在某个阶段跟不上公司的发展。当然,情况可能非常复杂,涉及内部和外部的各个方面。然而,我认为一个人可以在一个小公司领导几个或几十个人,不一定是在公司有几千或几万人的时候。也有创始人和企业家可以和公司一起成长,但不是每个人都能。

戴玉森:从0到1上市后,我认为初创公司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

首先是找到方向和模式。此时,管理层无法帮助您或帮助您找到业务方向。

第二是快速增长阶段。此时闪存扩展最为有用。你怎么能跑得比你的竞争对手快?此时速度比效率更重要。

第三是达到相对较大的规模。此时,效率和管理应该得到提高。然而,企业家此时遇到的问题是,他不喜欢大公司特别严格的管理方法,而且他在前面做得很好。当公司达到一定规模时,他会觉得没有问题,也不需要管理。此时,有必要转变工作方式来创建团队不具备的管理能力。

第四是创新。企业家需要从企业家模式向管理模式和创新模式转变。他们有很高的要求。有时企业家需要自我涅槃,有时他们需要介绍合作伙伴。

朱红:《闪电战扩张》一书提到了管理模式。我们可以看到,如今市场上有许多被称为“闪电战扩张”的公司,而且发展迅速。他们后来没有成功的原因是内部组织和管理存在很大问题。里德认为,公司的发展分为几个阶段。少于10人的公司是家庭,数十人是部落,数百人是村庄,数千人是城市,数万人是国有企业。你不能通过管理部落来管理国家。你需要在管理模式、组织结构和人才方面采取不同的方式。

在人才方面,创业阶段需要通才,稳定发展阶段需要能够促进深度发展的专业人才。在组织管理标准方面,在稳定发展阶段,海盗模式应该转变为海军模式,否则企业将面临巨大的问题。这可能是许多初创企业最终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谁能成为一个好的首席执行官

程明霞:创始人自身的不断迭代成长尤为重要,但也确实很困难。回到更残酷的问题,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成功的互联网首席执行官都来自技术背景,特别是在下一代人工智能的竞争中,了解核心技术是非常重要的。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哪种类型的人会迭代得更快,哪种类型的人更有可能发展成为多才多艺的首席执行官?

戴玉森:我认为有各种各样的。在未来,理解技术将变得越来越必要。现在企业家基本上是技术和商业、互联网和工业的结合体。互联网的机会越来越少,技术创始人应该突破自己的局限。我认为企业家应该不断提升自己。事实上,有一种常见的方法可以在早期阶段找到一个互补的、有力量的人加入。例如,马云找到了蔡崇信,花藤找到了刘炽平,扎克伯格找到了桑德伯格。所以我认为最好的企业家能有效地吸引更强大和互补的人。相反,一些创始人一直在增加与自己相似的人,这使得公司难以发展。

陆健:我在硅谷见过很多创始人。它们不一定都是技术。其中许多也是产品。我看到很多企业家都有工商管理硕士的背景和纯粹的管理,但我认为这也取决于他们的轨迹。许多b2b行业的企业家以前做生意,有些甚至做销售。

朱红:里德·霍夫曼有一本叫《联盟》的书。在这本书里,他特别提到在当今快速变化和不确定的时代,寻找伴侣最重要的是要有伴侣心态。换句话说,这个人不一定在你的公司工作。他可以成为合伙人。他应该以开放的心态与他合作,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例如,即使你最有价值的员工离开了,也没关系。我们将来仍然可以建立联盟。

激烈竞争下的稀缺人才技能

程明霞:天赋可能不是你的,但你可以利用它们。我们刚刚谈到了金字塔顶端的许多人,但领英服务于工作场所的广大人群。我们总是说,谁的青春不会迷茫,谁的工作场所不会陷入危机。在我参加领英的活动后,我收到了许多私人信件,说我不知道如何选择工作或如何规划职业。我担心未来培养“复合型跨境人才”是许多管理者的共识。无论对于创业团队还是大量的普通工人来说,哪种技能在未来需要关注还是在未来将会稀缺?

陆健:领英对技能和整体职场趋势有很多研究和数据洞察。前一段时间在夏季达沃斯,我还谈到了领英(LinkedIn)为帮助劳动力市场标准化各种技能而创建的技能地图,以便更准确地分析技能分布和预测趋势。技能已经成为未来劳动力市场的通用货币。我们应该投入更多的精力来关注未来需要发展和加强哪些技能。

例如,人工智能热,我们发现人工智能相关的技能是领英增长最快的技能类型之一,从2015年到2017年全球增长了190%。与此同时,我们还在中国进行了一项调查,以了解职场人士认为哪些技能最重要,哪些技能最缺乏。在中国,大多数人认为软技能是他们需要但缺乏的。这些包括人际交流、同理心和说话技巧。许多人开始时可能在工作场所扮演更专业的角色,比如从事技术或编程,达到一定程度后会有所改变。

从硅谷回到中国,我发现技术人员很难留在科技界。许多程序员认为,当他们30岁后仍在编程时,他们非常不成功,然后他们变成了能够管理人的经理。此时,他会觉得自己缺乏一些软技能,因为他以前的许多交易都是程序性和逻辑性的。因此,不难理解,在我们的研究中,许多劳动者认为他们缺乏的是软技能。

还有一件事,从我们的LinkedIn大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哪些职业正在消失或增加,以及需要哪些技能。我们看到在人工智能时代,一些工作正在消失,而另一些在上升。经过分析,我们发现成长中的工作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以人为本,也就是说,这些工作所需的技能是人们的理解,比如市场营销、人力资源等工作,这些工作可能是机器无法替代的,因为它们需要与人打交道,更深入地了解人们的偏好,这也可以从另一个方面揭示工作场所对技能的需求。

朱红: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将催生新的产业和工作岗位,比如微信生态下的自媒体产业的崛起,这使得写作和表达成为一项重要技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使得短视频创业流行起来。未来的视频将会是一个很大的出口,会有很多企业家涌入,所以这个领域的人才将会非常稀缺。

从更广的角度来看,今天信息和技术的发展非常快。知识储备可能会迅速更新或迭代,以前学到的许多东西都是无用的。面对这种情况,我认为通过终身学习不断获取知识的能力非常重要。

此外,从企业和人才的角度来看,创始人的思维和员工的心态可能是企业需要注意的一点。员工给企业带来好的想法,将企业视为自己的公司,这随着公司的成长而变得非常重要。

戴玉森:我非常同意终身学习的观点。因为我们的生活是从学习前的准备,中间工作后发现学习准备是无用的,需要不断学习。因此,我非常同意学习能力将变得越来越重要。

第二点是我们需要有借贷的能力。现在有许多工具可以作为杠杆来扩大我们的优势。例如,对于一个有才华的人来说,可能没有任何方法来宣传自己。现在有了自我媒体、trembles和微信,他可以通过现有社交媒体的影响成为kol。在今天的时代,不管杠杆是否被使用,不管它是否被很好地使用,最终的结果将是非常不同的。在这个时代,尽可能扩大自己的优势可以成为一个人实现自我超越和阶级超越的能力。

一本供企业家/经理阅读的好书

程明霞:最后,请大家分享一本你认为在创业、创新和企业管理领域最值得一读的书。

<